资讯 > 新闻正文

护考21年的武汉交警要退休了 他把“诗词大会”开到考场门口

时间:2020-07-15 00:58:53

宗彬在护考现场。

  “夫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……”7月7日,在武汉市第二中学考点门口,江岸区交警大队民警宗彬流利地背诵出多首中国古代文学名篇,为考生和家长解压,引不少家长围观。情绪饱满、一气呵成,交警护考现场背诗的视频走红网络。

  7月9日,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宗彬,他性格爽朗又爱开玩笑,一开心就背诗,分享运动爱好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护航高考已经21年了,今年是最后一年,因为10月他便要退休了。对于自己这些年诗词护考的经历,他觉得是很美好的记忆,而对于考生,他想用诗词勉励大家: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”

  紫牛新闻记者 张楠 受访者供图

  “网红交警”

  背诗护考,跟“踢馆”语文老师“飙诗”

  宗彬完全没想到,护航高考21年,偶然跟送考家长们的互动,竟然会在网上火了。“每年到高考季,整个交警大队全员齐上阵。今年高考推迟一个月,正好赶上梅雨季节,武汉的汛期。”宗彬说,“当时在高考考点大门口,送考家长人很多,把马路占了一半,我一直喊注意安全,喊半天效果不明显。”

  看到家长和考生快堵住马路了,宗彬想用诵读经典文章的方式,引导家长和考生移到考点对面的小广场上来。于是,他开始背诵《曹刿论战》,可能这一语文课本篇目对家长来说略为生疏,呼应寥寥。于是宗彬又选了武汉人最有共鸣的名篇《岳阳楼记》。

  “我说,会的人一起来!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是进亦忧,退亦忧。然则何时而乐耶?其必曰‘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’乎……”这时候,现场真的热闹起来,不少考生家长与他呼应,纷纷离开原本拥挤的大门口,许多人还举起了手机拍摄。“这样缓解了交通压力,同时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,缓解了焦虑。”

  “这些文章都是我以前上学时背诵的,没想到现在还记得那么清晰!”宗彬笑说,“还有人出题说,你怎么背的都是文科方面的,能不能来点儿理科的。”宗彬于是流利地背诵了元素周期表,引发阵阵掌声,甚至有学生要跟他比赛。他告诉记者,“这个必须要用武汉话,因为教我化学的老师是武汉人。”

  连续三年,背诵古诗成了宗彬护考的特色节目,也引来不少“诗友”。他还记得,去年护考第二天,碰到一位送考的语文老师,拿着报纸问,“这上面说的是不是你?后来聊开心了,我们一起背诵了一段《劝学》。他来上句,我来下句。场面很震撼,也很好笑。”

  今年在二中门口,宗彬碰到个小孩,来送哥哥参加高考,张口就来颜真卿的《劝学诗》,“三更灯火五更鸡,正是男儿读书时。”看到现场家长很多,宗彬随即连续背诵了诸葛亮的《诫子书》、杜甫的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、李白的《将进酒》。不少家长说,这颠覆了自己对交通警察的刻板印象,“场面活跃了,也缓解了考前压力。”

  独闯“诗词大会”

  结交外国诗友,武汉疫情期间收获一段特别感动

  原来,这位诗词张口就来的交警,正是今年1月底在第五季《中国诗词大会》上百人团的成员之一。宗彬还被主持人点到,他现场激情背诵了毛主席的《水调歌头·游泳》介绍自己的家乡武汉,感染全场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是“诗词大会”的忠实观众,一季不落。

  今年他鼓足勇气尝试参加,遗憾的是,没有从百人团冲上舞台。但开心的是,有机会结识了好多“诗友”。好多不是科班出身、来自各行各业的人,怀着一颗诗心,走到一起。宗彬说,现在最大的感受是,“原来这一季参加诗词大会的武汉人就我一个,但我回来以后,发现身边好多人都受影响,默默学诗。”

  宗彬谦虚地说,跟“诗友”相比,自己并不擅长背诵。“前一阵我看芦冰(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5季的选手)晒背诗成果,半年300首!他们太狠了,我总诗歌储备量还不到500首。”

  疫情期间,宗彬的一大收获是一天背会一首诗,越长的诗他学起来越快。采访期间,他就轻松背完《蜀道难》,又背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。之前他去学校做道路交通讲座,就背这首《蜀道难》跟同学们讲解,“虽然现在道路畅通,但是也要遵守交通规则。同学们表示,你好狠,这么长的诗一字不差地背出。”

  最让宗彬感动的是,武汉封城之后第二天,第五季诗词大会有个埃及小伙子大卫给宗彬发来微信,“宗哥,你们武汉情况怎么样,我很想去武汉做志愿者,干什么都行。”宗彬记得,那是挺帅的一个小伙,中国传媒大学在读博士,宗彬一度感叹:怎么老外汉语也说那么好,还来跟咱们比诗词?“看他发的微信特别感动。后来他也知道了,宅在家里,就是为武汉做贡献。”

  畅想退休生活

  “把酒酹滔滔,心潮逐浪高”

  宗彬说,喜欢诗词是受到父母影响。母亲前年去世了,他还记得小时候,喜欢看戏的妈妈经常跟姐姐和自己念戏文。

  宗彬的父亲是一名老兵,参加过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……从小耳濡目染,他非常向往“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”的军旅生涯。小时候,课本上的毛泽东诗词,宗彬一读就非常喜欢,几乎都背会了。

  18岁那年,他如愿以偿当了兵,在部队一干就是20 年。进部队后,宗彬当上文化教员,常常给大家讲毛主席诗词。“至今还保存着铅字打印的聘书,特别自豪。那些诗词,就这么在脑子里根深蒂固。”

  2016年看《中国诗词大会》,让宗彬彻底爱上诗词。每天坐公交、地铁,人很多,环境很吵闹,但宗彬会默默静下来背诗。诗歌不仅可以护考互动,在生活中也可以帮他化解尴尬。有一次在公交车上,穿着皮鞋的他不小心踩了一位女士的脚,“她肯定疼,我连声说‘对不起’也没用,场面一度尴尬。为了缓解气氛,我就说,我给您念一首诗吧,于是就背了‘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……’她一笑,我也一笑,这事就过去了。”

  宗彬说,今年是自己最后一年护考了,10月份,他就要退休了。对于退休生活,他说会很充实,诗词、游泳、长江救援、马拉松……除了热爱诗词,宗彬还热衷跑马拉松,他曾是横渡长江的“勇士”。上周六,宗彬和志愿者们一起横渡长江,下着大雨,游到一半,但见烟雨朦胧,大家在水里一起一伏向前,有人建议宗彬来首诗应景。他便背了毛泽东的《菩萨蛮·黄鹤楼》:“烟雨莽苍苍,龟蛇锁大江。黄鹤知何去?剩有游人处。把酒酹滔滔,心潮逐浪高!”

  最后一年护考,有什么想对考生说的呢?宗彬脱口而出: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”

CopyRight 2006---2020 福州在线